​6. 神學對象的領域

6.1 有關天主的知識能啟迪我們對人類的知識


人類與世界的全部現實可以並必須成為我們神學研究的目標,只要這個現實與天主及祂的創造有關。


神學在天主的真理中不僅尋求一個其確切表達或澄清,但也致力將它發展,同時為人類將真理闡明。神學對天主的奧秘感興趣,因為只有天主奧秘才能揭示和光照人類的奧秘。事實上,很多時我們從聖經上看到,對天主的聲明也是對人的或與人有關的肯定。

6.2 有關天主的知識是救贖性的


聖經中所說的天主的屬性(attribute of God),都聲明一些最基本有關天主的事實。此外,人類在知道並承認這些基本知識的情況下,天主的屬性在人類的生命都有一個可靠和不能避免的間接後果。同時,這些屬性教導我們,天主究竟是誰,並向我們顯示人類救恩的途徑。


* 例如:天主的神聖熱情表達了「以色列!你要聽:上主我們的天主,是唯一的天主。」(申命紀6:4)的真理,而以色列只有一個天主。天主的力量與權能說明天主的全能,並引領人將自己的狀況看...

5. 天主奧秘在神學的核心角色

神學家應該經常記著兩個對比的基本元素:

- 天主的奧秘是無限和深不可測的

為天主總是超出我們的知識。人類的理解能力與語言能力並不足以完全理解。

* 基於其宗教及信德本能,傳統的基督宗教神學一向認為天主的觀念永遠不能被人類概念上的知識完全所理解;亦認同一個事實:天主的奧秘在靜默中隱藏,並以靜默覆蓋着。這樣,神學在研究天主真理時會避免建立一個偶像。

- 神學不否認理解和認識天主的可能性

神學對天主的奧秘深深地信服,但同時也不會停止嘗試認識天主。天主奧秘的超驗(transcendence)和超越人類理解力(unknowability)的事實並不迫使我們沉默。實際上,我們必須分辨對天主的不完全認識,和對祂的錯誤認知。雖然整個真理遠遠超越我們,但我們仍能獲得有關天主的真實知識。

4. 無法進入的天主

「天主」是神學上首個問題,而這個話題因慢慢削減而受到影響,天主的概念逐漸縮小減窄,導致人類理智不能夠認識天主這個結果。

4.1 宗教縮減

提議宗教縮減最典型的立場來自一種深層的靈性上選擇,並以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作代表:「天主決定在耶穌基督以外成為不可知和不可理解的。」

* 馬丁路德的天主是他自己在應許中所稱的神,並不是天主本身或在他自己內的天主,也不是 absconditus(隱敝的天主),而是啟示、傳道及崇拜的天主。人要研究天主並非在祂的本性與威嚴內,而是在祂救贖的意向、與祂和人類的關係中。因此,基督宗教的奧秘變得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類在耶穌基督內、透過天主的恩寵得到救贖。

我們對天主的知識降至我們對基督的知識,而我們對基督的知識則降至我們對他所相信的視像。事實是,因為祂是耶穌基督,我並沒有得救;但為我而言,祂是耶穌基督,因為祂救贖我。

對於馬丁路德,人類不知道啟示以外的天主是誰,但他們傾向將祂標為偶像或人類的典範。...

3. 世俗化及人類對天主的遺忘

十七世紀開始,理性主義制度出現的哲學反思帶來了一種欠缺宗教及神學觀點的演變。猶太與基督宗教所啟示的天主,從本身一個偉大的現實逐漸地削弱成只是一個概念。這個削弱(甚至消失的)過程相當複雜,而且不容易對其階段和決定聯繫標誌出來。因此,我們應該利用一般的述語來限制自己對此作出描述。


3.1 世俗化的過程

這個過程包括逐漸將天主減低至哲學類別或概念的層面,其內容可根據每個層面或意識形態的假設來自由地決定。

永生的天主來到與我相遇,這是我所欽崇的天主,也是與我說話的天主,這已慢慢變成一個抽象的概念。一個人不再看到或體驗到天主是真實的。天主變成單單一個概念、一個有助解釋宇宙與太初形成的方式。

* 對於笛卡爾(René Descartes)推崇的新派哲學,天主只是保證世上物質秩序的最終成因。

* 根據斯賓諾莎(Spinoza)的著名聲明 「天主或本質或自然」(Deus sive substantia sive natura),斯賓諾莎認為唯...

2. 對神概念的現代挑戰

「神」的概念遭受批評和非常強烈的文化侵入,以至於它失去了其具體和明確有關基督精神的內容。現時這個時代,當談論到神、有位格的天主、造物者,及在耶穌基督內的救贖者時,很多西方文化對此不理解。

因此,要說天主是神學的中話題,是一個引起爭議的陳述。

有些現代的心理框架和假設,指天主是一個既遙遠,又超越人類理解力的存在者;他們因此認為人類(神學的)對天主的知識是不可能的。有些現代思想學派會直接否認天主的存在(無神論),或拒絕認識他的可能性(不可知論)。

這種否認來自不同的動機:

- 宗教動機:天主是徹底地和完全地第二位(位格)。因此,天主是遙遠的、人類不易理解和接近;天主又似乎是「更神聖」,到一個點足以令我們理解成他與這個世界分開。

- 哲學動機:天主是一個心理構思,即是祂只是一個想法(在康德派哲學上)。這一個想法是有價值的、有用的、甚至是必需的,但它只是一個人的想法。因此,當我們談論神、談論天主的時候,我們並不是說一個真正存在的對象。

- 方法...

雖然有些神哲學學說曾質疑進入天主奧秘的可能性,但神學就是天主自己內的奧秘,因祂將自己啟示給我們。從討論有關天主,及從人類救恩的角度開始,神學將有關理論伸延至其他(人類、祂的活動、世界等)層面。

1. 神學:關於天主的科學

神學是天主的科學,並集中於天主及祂透過耶穌基督為普世人類犧牲的救贖行動。根據定義,這是以天主為中心的科學,當中所有的說明都是以天主為始,最終亦回到祂上。神學基本上尋求對天主的理解、知道祂是誰,並從中嘗試尋找人類存在的深層意義。

1.1 神學以神之本性(sub ratione deitatis)的角度研究天主

神學的研究角度是以神的本性作開端,而這個天主是啟示中活生生的天主、亞巴朗的天主、依撒格和雅各伯的天主、在耶穌基督內與救恩史中顯示自己的三位一體的天主。

* 神學不會以哲學的方式一般來研究天主。在哲學方法中,學者將天主研究為受造物的起因,並按受造物所反映天主存在的方式來研究祂。神學與自然神學(theodicy 或 natural theo...

6. 神學是教會的工作


神學是整個教會的活動。神學研究是由個人形式進行,他們將自己的風格與個性去傳授,但這並不是純粹個人的事業。神學是教會全體的活動,並不是單單一名神學家私下的個人反思。神學為教會及人類的福祉服務,並為天主的國作出奉獻。因此,神學家的工作與教會的生活有密切相關,在某程度上可以說是教會的一個器官。神學肯定不是「教會任務」(即『任務』在教會學和教會法中嚴格意義),但在較廣的層面上,他們能被認定為一個職責和職務。因此,神學是教會教義功能的特定一面,並依次地涵蓋不同層面的活動(教會訓導、神學、教理)。它也可以被認定為聖言的具體和公共事務。


- 神學的教會性特徵使它成為整個教會架構內的活動,同樣擁有一些職責與限制。


- 為神學而言,教會並不是甚麼不相容的事,而是神學存在的基本,亦是令神學變成可能的條件。然而,神學家鑽研時的信德並不是只屬他自己、而是所有人。


- 神學家是一個活生生的團體的成員。他從這個團體接收到信仰後,並在團體中分享。正因這個...

5. 神學的定義

神學能被定義為一門學問(science),其中信友的理智,在超性的(德行)信仰的指導下,能嘗試更好地理解天主啟示的奧秘,及其在人類生存的後果。

神學是fides quaerens intellectum: 信仰尋求理解,而且不僅是因好奇心而推動,反而是對奧秘的愛與崇敬之心而推動。

* 聖安瑟莫(St Anselm of Canterbury, 1033-1109)創造了這種對神學本質的詞語。他注意到「信友不應對信仰作出爭辯,反而應時常保持堅信,愛這信仰、按着它而生活,他便能謙虛地、並以最大的可能性去尋求為何信仰是如此。如果他能夠理解的話,他便能中悅天主;若他不成功理解,他仍遵從、忠於這份信德,並且尊崇它。」(《證據》158, 263, 三)

信德是神學絕對的必要條件。這不僅是因為信德是神學的「原材料」(神學有信德作起點),而是因為好的神學是在信德內滿全。神學因此不單只是對啟示理性反思。這就是為何聖奧斯定(St Augustine)肯定:...

4. 聖言與希臘logos的歷史會議

「歷史會議」是指第一世紀時,基督宗教和希臘哲學之間的來往與關係。這種天主聖言(希伯來文的dabar)和希臘logos(言語或理性)之間的歷史性的相遇,一方面揭示了基督智,這是一個具有特殊的宗教與文徒的奧秘,另一方面則調查了普世的人類理化重要性的事件。這歷史會議為信德與理智之間的協調與理解奠定了基礎,也是神學的根源。

* 這種理智和信德之間的共生並非偶然的,也不是因為歷史和文化的情況而發生。正如由「猶太 - 基督教」的了解,在沒有低估歷史情況的重要性下,必須說明理智與已啟示之間的聯繫,即從天主奧秘的本質和人類精神的動力。

4.1 聖若望福音的序言

若望福音的序言在聖經中對天主的信德,與哲學的探究之間建立了一種對應的關係。

「在起初已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同在,聖言就是天主。」(若 1:1-2)這神聖的話打開了若望福音(類似聖保祿在阿勒約帕哥講道時的訊息,宗 17:19-34),並在信德與理智之間推薦一道橋樑,或在人類歷史中耶路...

3. 術語:「神學」和「神學家」

3.1 在非基督宗教中的意思

術語「神學」與「神學家」和其他類似的、同一語義族類的術語,在異教中慣常地使用。古希臘人利用「神學」一詞去指定詩人(如荷馬和赫西奧德)對神的敘述。

* 柏拉圖(Plato,公元前 428/427 - 348 / 347)至少有一次使用「神學」這個術語。對他來說,「神學」這術語是「神話」中最深的價值與意義、兩者均是同義詞。亞里士多德(Aristotle,公元前384 - 322)則利用類似的思維,但在他的著作《形上學》(VI, I 1025a, 19)中也提到「理論性哲學」,並分為三個部分:數學、物理和神學。(這裡的「神學」與「形上學」屬同義詞。)公元前第二世紀的斯多葛派哲學家擴闊了「神學」一詞的意思。他們用於指明對神的解釋,這些解釋在學術界中詳細闡述,通常具有詩意、神話、文化和哲學的性質。

3.2 在基督宗教內的意思

基督宗教作家對這些術語加入一些新的細微差別,並具原有的格調和意思。

- 聖猶斯定(...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李斌生主教個人網站|www.bishopsl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