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訓導有能力、真實可靠地解釋和演繹天主的聖言,即筆錄(聖經)和口傳(聖傳)。教會訓導也有能力去界定基督宗教的信理,並按其福傳性的角色,評估信徒的經驗,作為基督徒信德的表達,和對教會建設的貢獻。教會教學活動中所存在的先知性神恩,容許教會的牧者能辨別出歷史的基督宗教意義,並識別「時代的徵兆」。
 

綱要

1. 甚麼是教會訓導 

(a) 起源。(b) 定義。(c) 聖傳中關於教會訓導的見證。(d) 聖神的神恩。(e) 訓導權的必要。

2. 教會訓導權的行使

(a) 特殊訓導權。定義。無誤性與聖神的助佑。不能更改的信理。(b) 普通訓導權。定義。每個主教的責任與權威。主教團。主教會議。(c) 教會訓導的不能錯誤性。在特殊訓導權中。在普通訓導權中。(d) 普通訓導權的意義

3. 訓導權的功能、範疇和權威

(a) 功能。保護信德寶庫。考慮與判斷。以權威定斷信理。(b) 訓導權的範疇。道要對象。次要對象。(c) 權威與對訓導的接受。服從與敬重。羅馬教宗的特殊權威。神學的評估...

5. 聖傳的見證人

聖傳是一個活生生的現實,其主角是教會本身,推動者則是聖神。然而,反映在基督宗教開初時的見證和文件的集合,在整個歷史上被更新,並延續到我們這個時代。

5.1 教會的教父

- 定義

教會的教父是古代的基督徒作家,其特點是信仰生活的聖潔、他們對聖經和信仰教條的深入認識、以及教會託付給他們工作的責任。

這些作家分為不同的時期和群體。最重要的是護教的教父(第二、三世紀),和第四、第五世紀的作家,均在東方和西方構成了「教父的黃金時期」。這兩個世紀在基督宗教最具影響作品中比比皆是。這些教會的表表者中包括:聖亞大納修(+373)、聖額我略尼沙(+395)、聖巴西略(+379)、聖濟利祿(+444)、金口聖若望(+407)、聖熱羅尼莫(+419)、聖安博(+397)、聖奧思定(+430)和聖良(+461)。

聖額我略一世(+604)和聖依西多祿(+636)被認定為最後的西方教父。聖若望達瑪森(+743)則是最後的東方教父。

- 特徵

 - 他們寫了一些非常好的聖...

4. 聖傳與聖經

聖傳與聖經的關係,在脫利騰大公會議前,有時被理解為兩個含有啟示理論來源之間的關係。根據這個想法,聖經中包含啟示的一部分,其餘的可以在聖傳中找到。

脫利騰大公會議教導,啟示的教義是「在書籍和不成文的傳統中,這些傳統都是宗徒們從基督口中所接收,或來自宗徒自己本身,在聖神的指引下,來到我們中間,並一代一代傳遞下來。」(D 783)因此,聖經和聖傳不是兩個獨立的來源。

* 脫利騰大公會議並沒有說啟示部分是載於聖經,部分是載於聖傳。相反,它使用拉丁文的句式結構「et⋯⋯et」,即意味著啟示一同在書面書籍及非書面傳統中找到。

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教導,聖傳和聖經來自同樣神聖的泉源或來源,而且同樣自然地匯合成為一體(《天主的啟示》教義憲章 9)。它亦強調了聖經在聖傳的過程中的範圍和重要性(即傳遞下來的過程),當它說聖經「是天主的話,受聖神默感而寫成。」


* 大公會議力求在教會生活中,恢復更廣泛統一的理解聖傳,以及聖傳的功能。就如啟示並非一個特定真理收集...

3. 聖傳與信仰的規則

3.1 宗徒傳教的保存和傳授

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天主的啟示》教義憲章(Dei Verbum)中教導,「以特殊方式表達於默感書上的宗徒宣講。曾以連續不斷的繼承得以保存,直到時期屆滿……宗徒們所傳授的,包括為善度天主子民的生活,及為增加信德有益的一切。如此,教會藉自己的道理、生活及敬禮,把其自身所是,及其所信的一切永垂於世,並傳遞於萬古千秋。」

聖神在教會中的行為,是對這種信實之傳授,亦是對幾百年來所傳播中理解的成長的保證。
 

3.2 聖傳的標準和詮釋層

- 聖傳具有制定權或規範性的方面,因為它包含了在宗徒身上已結束的啟示。聯同聖經,它(聖傳)成為一種規範來服務,並啟發整個教會的一生。聖傳的制定權的形式是宗徒信仰的見證,也是宗徒團體的「道理、生活及敬禮」(《天主的聖言》教會憲章,8)。

- 聖傳具有第二個方面,也是解釋性的,因為它發展和照亮了信仰的寶庫,而且沒有增加這些信仰寶庫的重要及可以稱為「新」的內容。這個解釋的、說明的功能,總...

2. 基督宗教的聖傳

基督宗教的聖傳與人類傳統不同,有一些本身特有的特徵。此聖傳是建在以色列和耶穌基督內,為了人類的救恩一次又一次地將自己顯露出來的天主。

2.1 基督宗教聖傳的定義


我們將聖傳定義為直接來自耶穌和宗徒的教條和精神之內容。這些內容能在聖經中找到,並在教會內的歷史中發展。基督宗教的傳統從那位宣講要以以色列法律為指引的耶穌開始。同時,祂解釋這些法律,並有需要時與它們保持距離,又以天主的旨意和自己的言語作為參考。宗徒們對耶穌見證(即祂的身份、祂所作的事、以及對基督復活與教義的見證)成為基督宗教聖傳的新基礎。
 

2.2 聖傳的神學地位


- 在初世紀。當教會在第一和第二世紀需要抵抗諾斯底主義(Gnostics)時,教會教父們將聖傳的原則,訂為基督宗教真理的規律。根據這原則,只有從宗徒傳下來給教會的一切才被視為真的。

* 聖依納內(St Irenaeus of Lyon)於《反異端論》(Adversus Haereses,另有人翻為《對抗異端》)中寫...

啟示和救恩是針對或指向所有時代、所有地方的所有人。為了執行這項神聖的計劃,宗徒傳達了他們從基督和聖神所得到的東西。聖傳是來自宗徒言語和生活上所傳遞的已揭示的真理。

綱要

1. 在文化中的傳統

(a) 定義和特點。(b) 對聖傳的拒絕與重塑。新教改革。理性主義哲學。啟蒙運動。二十世紀。

2. 基督宗教聖傳

(a) 基督宗教聖傳定義。起源。(b) 聖傳在神學上的角色。最初幾個世紀。 直到中世紀結束。十六世紀。二十世紀神學。

3. 聖傳及信德的規範

(a) 宗徒宣講的保存與傳授。(b) 規範性與詮釋性的層面。(c) 聖傳是生活的傳承。(d) 聖傳與諸傳統

4. 聖傳與聖經

5. 聖傳的證人

(a) 教父。定義。特性。重要性。(b) 神聖禮儀。(c) 信仰的信友意識 (sensus fidelium)。什麼是sensus fidelium。教理的基礎。(d) 神學上的共識。
 

1. 文化中的傳統

人類是傳統的存在者。他接受傳統,並把它傳給其他人。他創造了一些傳統,同時亦消減了其...

10. 聖經、教會與神學

若聖經不被閱讀和理解在教會的懷中,那聖經就可能成為一部封閉的書,並難以理解;因為文本不足以找到全部的意義。聖書呈現某種暗淡、隱澀,這源自於所包含的崇高的奧秘,及對讀者不清楚的語言(有時是象徵性的)。

- 教父很快便意識到,聖經必須在教會團體的懷中被閱讀和理解,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找到正確的意義。

- 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教導,聖經的詮譯「置於教會的定斷之下,因為教會擔任保管及解釋天主言語的使命與天職。」(《天主的啟示》教義憲章,12)

* 神學在聖經的詮釋與教會的權威之間所建立的聯繫,來自於基督建立了一些教會的公共方法,以確保天主啟示完全的傳遞、保護和解釋。在整個教會的歷史中,這種信念一直都十分活躍,並一直靠著天主聖言來生活。

因此,釋經工作是個神學性及教會性的任務。它得到學術和研究的支持,但並不是一個世俗性的任務。我們不能以理解古希臘的荷馬(Homer)和古羅馬的維吉爾(Virgil)之方式,來參閱和解讀依撒意亞先知書或聖保祿的書信...

9. 歷史性批判的方法

現時,釋經學一直使用不同的解釋方法,這些方法通常被稱為「歷史性批判」。在這些方法中,我們可以強調以下幾點:

9.1 來源的批判

這是在19世紀便進行的,目的是要找尋用來組合聖經文本最終形式的來源。在其對聖經科學最主要的貢獻之一,就是證明馬爾谷福音是按時間順序排列上的第一部,以確認耶穌所說的話,去展示、識別和使用該來源,聖瑪竇及聖路加再根據這個來源,最終編訂福音的形式。

9.2 形式的歷史

這是指研究20世紀初數據,問題如下:我們能否找出福音在被編寫成書前的來源?也就是那段敘述耶穌言行(口傳)和被編寫下(筆錄)之間的時間,是以阿拉姆語流傳的。

這種方式嘗試調查和分析,口頭聖傳的起源及文本前的狀態,這口頭的聖傳為福音作了基礎。其最重要的前提是,福音由少部分寫成,並在寫下之前,在各基督宗教團體中分別地流傳。

形式的歷史曾在新約中發現了讚美詩、禮儀和信經。這些來自於首批門徒的團體所舉行的禮儀。形式的歷史也能在許多場合中的動機和情況,這些動機與情況...

8. 文學體裁與聖經的意義

聖經的詮釋應該考慮到每部聖書的文學體裁,因為某些表達和詞語上的範圍和含義都可能不一樣,例如在歷史書和先知書中。有些語句在某些地方具有字面上的含義,而在其他的則需要象徵性地解釋和理解。

因此,釋經學者應該知道,若他們所研究的文字屬歷史、讚美詩、哀歌、比喻、流行敘述、智慧論述等等。這樣,他們就能確定他們的確切含義,以及作者寫作時的意思。

與文學類型問題密切相關的,是聖經意義的問題。

8.1 文字的或歷史的意義

這是聖經中最重要的意義。它來自作者詞語的正常意思。字面的意義表達了聖經作者的直接意圖,並不排除他們的說話在聖經整個環境中能得到那從文字意義中得到的其他意義。

* 例如,《出谷紀》所敘述的事件(即從逃離埃及、過紅海、經過沙漠的旅程等),都有一個字面上的意義:它們全都是希伯來人曾經歷過的真實事件。然而,這種文字和歷史的意義,並不妨礙我們在這些事件中尋求更深層次的精神意義。

8.2 圓滿的意義

新約是舊約的圓滿,而這種圓滿性體現在具體的行動...

7. 文本批判

7.1 何謂文本批判?

釋經學其中一項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得到一個接近原文的良好文字,因為我們現在所擁有的抄本並不有絕對的正確性。

文字的批判是一項科學,同時亦是一項藝術,因為它需要一個客觀的知識,並取決於個人的評論能力。這些釋經學者知道,任何可用的文件(不論是紙沙草紙、手抄本等等)對於文字的重新整合都是十分重要的。檢查所有的證明可讓釋經得出一個比其他單獨研究文件的更好的文本。

7.2 文本批判的基本原則

- 外在原則

(i)最好就是擁有最好的和最多樣的抄本,因為他們所得的來源、質素等等。

(ii)應使用與七十賢士譯本(希臘聖經版本-Greek Septuagint)最有大差別的版本,因為一些文本的協調可能在這70人編譯的希臘聖經版本中完成。

(iii)應考慮不同版本之間互相的關係,因為一旦抄寫員更改文本,他可能忘記將進行適當的更改(例如主語與動詞之間的一致性等),因為在西方的語言,動詞必須遵循主語。例如,為眾數的主體,應用眾數的動詞。

- 內在原則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李斌生主教個人網站|www.bishopsl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