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神學方法的架構

自十九世紀以來,信理神學一直在使用一個由兩個部份或兩個必要階段所組成的方法論。透過兩個緊密相連的途徑 —— 實證神學和思辨神學 —— 信理神學尋求啟示的科學性理解。我們不能忘記這兩個途徑是密不可分的,他們亦不能以兩個彼此獨立的活動而存在。神學的思辨和實證特點彼此是緊密相連的。

9.1 實證神學

實證神學分析了所謂的聆聽信仰(auditus fidei),即是那形成啟示寶庫的資料、聲明及訊息。實證神學旨在詳細研究它們,以便發現它們每個的精確含義。

實證神學以仔細及嚴謹的態度,首先專注於研究及了解神學的泉源:聖經和聖傳。因此,它來具有在其思辨階段所需要使用的元素。

* 例如,若一名神學家想知道,一個人如何在天主前成為聖人,他首先需要分析聖經及聖傳對一些術語的含義,諸如信仰、恩寵、聖德、公義、罪人、義人、皈依、悔改、善功,功德、報應等等。神學家的思辨性反省取決於他對資料來源的分析。

神學的實證階段其後嘗試確定和證實並建立天主所啟示的內容,以及天...

8. 神學的方法

科學研究的方法或方式,對任何知識領域都是十分重要的。科學的方法與其研究的對象之間,有一個十分密切的關係。一個(調查)方法,就是在人類知識的特定領域中的一種方式或理性思考的途徑。

這方法並沒有確定或構成科學的對象,但它對這對象的研究成敗有着決定性的影響。因此,因應對所研究的對象的本質,方法必須恰當。


神學方法的演變,與教會的歷史、以及世俗文化與思想的發展,有密切的關連。神學方法的演變階段中,或多或少相當於歷史上神學在全球性的地位:智慧作用(即「計劃安排和判斷」)(第一至十二世紀)、科學性作用(十二至二十世紀)和實踐作用(二十世紀)。

7. 神學和實證科學之間的關係

我們所指的,不僅是神學與實證科學的外在關係,或神學家與科學家之間的關係,更主要在信德科學的一方面,及另一方面在世俗及經驗知識之間的內在關係。正如我們先前所探討過的,基督宗教一直採納人類的理智,並一向對科學採取正面的態度,而我們必須從這個基本概念作始點。

* 十七世紀時與精確及自然科學的解放(在伽利略爭議中或多或少有所象徵)所引起的衝突,在科學與信仰的關係中,形成一定的現時的危機,但事件並沒有在那些衝突中結束。現在,我們不僅能談論神學與實證科學之間的和解,而且可說是互補的合作和意識。

現代科學的原則是基於基督宗教世界觀的基本部份。這些原則包括:受造世界的可理解性,因此能以人類智慧所探究;以及這世界的偶然性,必要的過程並不存在,因此需要驗證,好使它能被適當地探討。


人文科學能給予神學一些嚴謹的、有序的和寶貴的信息,而神學則為實證科學給予最終極的意義,同時為科學給予一些基礎和充分的視野,來實踐它的工作。神學家和科學家可以及應該在...

6.神學和其他有關宗教的科學

神學和其他科學共享着實體的研究對象,而神學可明確被區分出來:宗教科學、教義歷史、宗教的哲學和宗教心理學。

- 宗教科學或宗教的比較歷史,專注於人類歷史上所存在或曾存在的宗教和敬禮(或崇拜)的起源、形式、內容和發展。它利用歷史的方法,並不常對其研究的宗教機構之內在價值,作出任何的判斷。

- 基督宗教教義的歷史始於一個事實,就是教義的條文(只要是超自然奧秘的人類表達)由教會透過思考和靈性的過程而欽定的事件。教義歷史就是研究教義條文的這個發展過程的各個階段,教義的條文是歷史中重要的一環,也是基督宗教思想的發展。這是為神學一個主要來源的學科。

- 宗教哲學研究宗教的本質、在人類本質中的社會性及個別性的基礎,以及宗教事務中真理的理性標準。神學不能被納入該科學中,因為神學的對象(透過啟示所知的天主的奧秘)及其方法論(不尋求歷史或哲學的解釋)是不同。神學需要利用在信德中起作用的理性。


- 宗教心理學描述信徒的宗教經驗,和他們每個人靈修生活及...

5. 神學作為智慧

除了作為科學之外,基督宗教的神學是一門智慧:它是在於純粹的訊息和知識之上。它對現實的觀點,比哲學或科學的觀點更為透徹,因為哲學或科學的觀點只是顧及到事物的本身。

透過天主自己(第一因),也即是宇宙秩序的原則,神學成為一切神性和人類真理的知識。神學以一個整體的方式,並以永恆的角度去看待事物。它努力進入天主的計劃。


當神學以天主的角度理解世界的意義與事件時,這就是所謂的智慧,並在沒有控制它們的情況下,帶出統一的角色,和綜合一些人文科學。它告訴我們,我們不應該對受造物擁有膚淺認識而感到滿足。它是作一個工程的靈魂而呈現,而這工程是成就一個文明,這個文明圍繞如世界及人類生命的起源、中心及終結的天主的知識。

4. 神學性科學的思辨(speculative) 與實踐(practical)範圍

神學的科學性本質,要求我們理解它為一個思辨的習慣。但神學並不是一些理論的集成,亦不是一種專注於空虛的推測的科學。對基督徒和對整個人類生死悠關的問題,神學能給出終極的答案,而神學也應為人類思考予以光照,為行為提供指引。


因此,神學是一門實用的科學,並應活化信徒的存在,餵養他的靈修生活,激發和推動他們傳遞基督的信仰。除了支撐教會生活的表現之外,神學也包含活力和可能性,為着教會的發展,以及世界向天國價值而開放的轉化,作出貢獻。

3. 神學,研究現實的科學

事實是,信德的語言具有某種象徵性的特質,並不代表當中所包含的教義(即三位一體的天主、創世、啟示、盟約、降生、救贖、復活、教會等等)只是單單象徵性的推測。

語言標記揭示了一個神秘的事實,這個觸及我們的事實,是透過人類的符號來跟我們有所連繫。真理與謬誤應用在神學的主張。神學的語言並不是虛構的,或不是作為一個簡單的指引。

* 當我們說「天主愛人」或「人死後仍能生存」,我們是在描述這些真實的事件,這直接關係到人的存在。我們知道,憑着宗教經驗,宗教的教導能與信仰相遇,也可能會不相信、懷疑、接受、希望、恐懼、愛等等。

 2. 神學性的科學

若我們以神學「信仰尋求理解」的基礎概念作開始時,我們便能說,神學有能力顯視出,它對於有關天主的論述是有意義的;因而,神學是一門科學是可能的。

神學在以下方式表現出其科學性的特質:

- 它確定並考慮原則(啟示的真理的原則),以此作起點。

- 它精確地定義出所研究的領域。這研究的領域專注於,在耶穌基督之內天主的自我通傳。

- 它致力保持一個嚴謹的方法,其內部的一致性逐漸變得更清晰。這種方法顯示出當中的原則和公理(自明之理)並沒有矛盾。

- 它從原則中獲取數據的方式,力求顯示同質性與正確性。這工作包括謹慎地建立以下三者的關係:神學主張、教會內累積的宗教經驗、以及以社會與歷史角度的觀察及分析。

- 獲得的知識能以有序和有系統的方式來傳達。

教義的存在,並非神學的科學性特質的一個缺陷。根據定義,教義是對信仰反思的起點。教義的真理包容質疑,故此使神學能夠成為該真理的歷史性與理智發展的科學。

* 本有的、制度性的和社會的假定或原則,它們的絶對自主和獨立,也會...

神學是信仰尋求理解(fides quaerens intellectum)。這不是一個只求相信的信仰,而且是一種理性的信仰,這信仰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因此,它是以信仰、批判性和科學性的態度來進行嚴謹的思辨。神學所使用的方法,是以科學的特質作為思辨方法,去處神學的基本問題。在這個思路之下,神學的內容是啟示的奧蹟,並以科學的方式去確定;而以此方式,神學的內容可從其他的學科區分出來。

綱要

1. 神學的科學特性

(a) 否認神學的科學特性的爭論。缺乏批判性的向度。缺乏證據。不驗證結論。沒有發展的知識。無法展示  信仰並非科學範疇 (b) 神學的科學特性的基礎。

2. 神學科學

指出並持有原則。特定的學習範疇  嚴格的方法論。一致且正確的處理方式。可以溝通、整理且系統化的知識

3. 神學:研究真實的科學

4. 神學的思辨和實際層面

5. 神學作為智慧

6. 神學和一些關於宗教的科學

諸宗教的科學及其歷史。信理的歷史。宗教哲學。宗教心理學

7. 神學與實證科學的關係

8. 神學的方法

...

7. 靈修與神學

神學是導往認識天主的道路之一。這個尋覓認識天主的路,與默觀生活或神修生活是互相配合的。神學走向天主、並從天主走出,是旨在以一個理性的方式去認識世界。

相反地,人在神修生活中是以情感和直觀的方式去前進。

神學和神修是到達天主的兩種不同方式,兩者不能彼此分離或互相抵觸。兩者之間有一種關係,並有一定的同族關係,兩者有時甚至能非近接近。沒有默觀的神學,會很容易退至成為一種純粹概念的科學,而沒有神學的默觀,也會很容易變成一種自我欺騙和靈修幻想。

我們能說,西方的神學活動(特別是十五世紀以後)很大程度已發展成神學和靈修經驗之間的分離。

* 雖然並非總是顯而易見(而且並非容易去辨別),但靈修一直存在並影響着神學的發展;然而,這事實長期以來並沒有避免兩者之間的分裂。一旦與默觀與虔誠分開,這過程便會使神學這學術變得貧乏。

基督宗教的反思,必須有助於恢復教條神學與神修生活之間的合一,那個曾經消失或至少被削弱的合一。

即使我們現在認為神學是一種反思、理性和有條理的活...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李斌生主教個人網站|www.bishopsl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