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天主奧秘在神學的核心角色

神學家應該經常記著兩個對比的基本元素:

- 天主的奧秘是無限和深不可測的

為天主總是超出我們的知識。人類的理解能力與語言能力並不足以完全理解。

* 基於其宗教及信德本能,傳統的基督宗教神學一向認為天主的觀念永遠不能被人類概念上的知識完全所理解;亦認同一個事實:天主的奧秘在靜默中隱藏,並以靜默覆蓋着。這樣,神學在研究天主真理時會避免建立一個偶像。

- 神學不否認理解和認識天主的可能性

神學對天主的奧秘深深地信服,但同時也不會停止嘗試認識天主。天主奧秘的超驗(transcendence)和超越人類理解力(unknow...

March 31, 2018

一九六零年四月十五日苦難節講道

在這個基督信徒傳統稱為聖週的一星期內,我們再次有機會默想並重溫,耶穌在世生命的最後時刻。這幾天特有的善功敬禮,無不引人嚮往趨向復活。如聖保祿所說:復活乃是我們信仰的基礎。然而,我們不應倉促急進,以免錯過一件極易忽略的直截了當的事實,即:我們不可能分享吾主的復活,除非先同祂的苦難與死亡結成一體。我們若要在聖週結束時,伴隨光榮的基督,就必須在祂死於加爾瓦略時,同祂結合,參與祂的全燔祭。

基督慷慨就義的自我祭獻,是對罪惡的挑戰。儘管罪惡的存在不容否認,我們仍不免難以接受這一現實。罪是邪惡的奧蹟(myster...

March 29, 2018

現繼續回覆教友們詢問一些有關禮儀的問題:

4. 在四旬期,為什麼有時見教堂在禮儀中用木鈴而不用普通搖鈴或鐘?

*************************

在現行禮規中,聖週四主的晚餐的光榮頌有搖鈴或鐘的習慣,但之後就不能用,直到聖週六晚間禮儀的光榮頌才能復用,來表示對主的苦難及死亡的哀悼。

這期間可用什麼代替呢?傳統之一就是木鈴。但現已很少見了。

有時候,為了帶領教友在四旬期內一步一步的邁向基督的苦難和死亡,禮儀亦可循序漸進的增加標記,如四旬期第五周開始蓋上十字架,到聖周再不用搖鈴而用木鈴等,帶動心靈迎接基督的復活。

March 25, 2018

九七一年四月四日聖枝主日講道 (四)

天主聖寵的聖事

任何人要戰鬥,必須使用裝備器械。經過二十個世紀的征塵,基督信仰的裝備器械並無改變,依然是祈禱,刻苦和勤領聖事。既然刻苦是祈禱──感官的祈禱──故可用兩詞概括我們的裝備器械:祈禱和聖事。

現在,我請大家一起默想聖事。聖事是天主聖寵的源泉,是天主仁慈眷愛的奇妙證據。讓我們先靜心默想一下脫利騰教理關於聖事的定義:聖事是「特定的,可感受的標誌,能產生聖寵,同時置於我們眼前,予以頒佈。」(12)

吾主天主是無限的;祂的愛是無窮無盡的;祂對我們的慈祥寬仁是無邊無際的。祂用其他許多種方式賜予我們聖寵...

4. 無法進入的天主

「天主」是神學上首個問題,而這個話題因慢慢削減而受到影響,天主的概念逐漸縮小減窄,導致人類理智不能夠認識天主這個結果。

4.1 宗教縮減

提議宗教縮減最典型的立場來自一種深層的靈性上選擇,並以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作代表:「天主決定在耶穌基督以外成為不可知和不可理解的。」

* 馬丁路德的天主是他自己在應許中所稱的神,並不是天主本身或在他自己內的天主,也不是 absconditus(隱敝的天主),而是啟示、傳道及崇拜的天主。人要研究天主並非在祂的本性與威嚴內,而是在祂救贖的意向、與祂和人類的關係中。因此,...

3. 世俗化及人類對天主的遺忘

十七世紀開始,理性主義制度出現的哲學反思帶來了一種欠缺宗教及神學觀點的演變。猶太與基督宗教所啟示的天主,從本身一個偉大的現實逐漸地削弱成只是一個概念。這個削弱(甚至消失的)過程相當複雜,而且不容易對其階段和決定聯繫標誌出來。因此,我們應該利用一般的述語來限制自己對此作出描述。


3.1 世俗化的過程

這個過程包括逐漸將天主減低至哲學類別或概念的層面,其內容可根據每個層面或意識形態的假設來自由地決定。

永生的天主來到與我相遇,這是我所欽崇的天主,也是與我說話的天主,這已慢慢變成一個抽象的概念。一個人不再看到或體...

March 15, 2018

現繼續回覆教友們詢問一些有關禮儀的問題:

1. 為什麼有時見到聖體櫃前面放置一幅聖像畫?

2. 為什麼聖堂內明供聖體的地方或小聖堂要和主堂分隔?

3. 在四旬期,為什麼有時見教堂的十字架被紫色布蓋上?

*************************

1. 為什麼有時見到聖體櫃前面放置一幅聖像畫?

這其實是教會的一個傳統,但現時己很少被採用。

在以下情況可遮蓋聖體櫃:

(一) 在彌撤中,如果聖體櫃就在祭台附近當眼之處,遮上聖體櫃可突顯祭台上的祭獻,讓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到祭台上。這點很重要,故此,在彌撤進行中向聖體櫃跪拜是不當的。當然彌撤外,聖體櫃是...

2. 對神概念的現代挑戰

「神」的概念遭受批評和非常強烈的文化侵入,以至於它失去了其具體和明確有關基督精神的內容。現時這個時代,當談論到神、有位格的天主、造物者,及在耶穌基督內的救贖者時,很多西方文化對此不理解。

因此,要說天主是神學的中話題,是一個引起爭議的陳述。

有些現代的心理框架和假設,指天主是一個既遙遠,又超越人類理解力的存在者;他們因此認為人類(神學的)對天主的知識是不可能的。有些現代思想學派會直接否認天主的存在(無神論),或拒絕認識他的可能性(不可知論)。

這種否認來自不同的動機:

- 宗教動機:天主是徹底地和完全地第二位(位格)...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June 7, 2019

December 28, 2018

Please reload

文章
Please reload

©李斌生主教個人網站|www.bishopsl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