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修的鬥爭

March 25, 2018

九七一年四月四日聖枝主日講道 (四)

 

 

 

 

 

 

 

 

 

 

 

天主聖寵的聖事

 

任何人要戰鬥,必須使用裝備器械。經過二十個世紀的征塵,基督信仰的裝備器械並無改變,依然是祈禱,刻苦和勤領聖事。既然刻苦是祈禱──感官的祈禱──故可用兩詞概括我們的裝備器械:祈禱和聖事。

 

現在,我請大家一起默想聖事。聖事是天主聖寵的源泉,是天主仁慈眷愛的奇妙證據。讓我們先靜心默想一下脫利騰教理關於聖事的定義:聖事是「特定的,可感受的標誌,能產生聖寵,同時置於我們眼前,予以頒佈。」(12)

 

吾主天主是無限的;祂的愛是無窮無盡的;祂對我們的慈祥寬仁是無邊無際的。祂用其他許多種方式賜予我們聖寵,但是卻明白無誤,不受制約地建立了七件有效的標誌,似乎非如此做不可的,俾使世人能以穩定的、簡單的、易於領受的方式,來分享祂的救贖功勞。

 

如果聖事被荒廢,真正的基督徒生活也隨之而消失。但是我們應當看到,特別是今日,有許多人似乎已經把聖事置之度外,甚至輕視這基督聖寵救贖的洪流。在一個號稱信奉基督的社會裡,不得不談論這樣的弊病,真是令人痛心疾首。但我們非大談而特談不可,為了激勵我們,更感恩知情,更滿腔熱愛地趨赴這聖化人靈的泉源。

 

有人毫無顧慮地決定推遲新生嬰兒的聖洗聖事。但這樣攸法,嚴重違背正義與愛德,剝奪孩子們領受信德的聖寵,剝削孩子們濯除與生俱有的原罪的機會,從而剝奪他們迎接天主聖三居於心中的無價寶藏。他們還妄圖篡改堅振聖事的真諦。教會傳統一貫認為:通過堅振聖事,天主聖神的聖寵,靜謐而有效地傾注於人靈,堅固精神生活。堅振聖事能使基督徒,在攻克本身自私心和各種情慾的內修戰役中,像Milities Christi基督戰士般地奮勇戰鬥。

 

如果喪失對天主事物的敏感性,就難以欣賞告解聖事。聖事性的告罪不是人的,而是天主的對話。告解聖事是天主公義的法庭,但尤其是天主仁慈的法庭。它的法官仁愛寬大,「對罪人之死毫無快感,卻極盼罪人棄邪歸正而生。」(13)

 

吾主的仁慈真是無窮無盡。看,祂對祂的子女們是何等慈愛溫柔。祂奠立婚姻為神聖的結合,媲美基督與祂的教會之間的結合(14),定為一項偉大的聖事,作為基督徒家庭的基礎,使之在天主聖寵中成為平安和諧的居所,聖德的學校。父母是天主的合作者。這就是子女之所以有責任孝愛父母的原因。像我幾年前所寫的,把第四誡譽為最親切甘飴的誡命,不是沒有道理。如果你們按照天主囑望的聖化方式過家庭生活,你們的家庭必會充滿天倫之樂,充滿光明,平安和歡樂。

 

在神品聖事中,天主聖父,藉聖神進一步神奧的溝通,使信徒中某些成員的靈魂,領有不可磨滅的品質,使能分享大司祭基督的司鐸職,因耶穌基督暨基督奧體元首之名,施行聖事。這服務性的司鐸職,與一般信徒的共有性司鐸職,不僅在程度上,而且在本質上有著根本的不同。藉此服務性司鐸職,領受神品的司鐸,能祝聖基督的聖體聖血,向天主奉獻聖祭。他們能在告解聖事中赦罪,並負有使命訓誨萬民「關於天主的一切事物」──除此之外,別無其它。

 

司鐸必須是天主的人。在其他基督徒不需要他的領域內,他應當謝絕拋頭露面。司鐸不是心理學家,不是社會學家,不是人類學家。司鐸是又一基督,是基督本人。司鐸必須照顧他們的兄弟姊妹們的靈魂大事。如果司鐸自以為可在某種人文科學的基礎上,使自己成為信理和倫理神學方面的權威,那真是一件可悲的事。即使他把那些人文科學用於司鐸工作,充其量也只能是個業餘愛好者,或是局外的觀察家,這樣做,只能表現他的雙重無知:既不懂人文科學,又不懂神學,儘管一種浮淺的智者風度,或許會騙過幾個天真的讀者或聽眾。

 

今日某些教會人士,似乎想創立一個新教會。他們這樣做是背叛基督,因為他們把教會救靈的精神目標,一個個地篡改成世俗目標。如果他們不抵抗這種引誘,他們的聖職便會荒廢;他們自己便會失去人們的信任和尊敬;他們便會在教會內部造成災禍:他們對基督徒和其他人士的政治自由的橫加干預,會在世俗社會上種下混亂的種籽,使他們自己變成危險有害的人。神品聖事,是為信德中的兄弟姊妹們,提供超性服務的聖事。某些人似乎企圖把它變為獨裁專制的世俗工具。

 

讓我們繼續默想聖事的奧妙。為病人傅油,舊稱終傅聖事,乃是為前赴天父之家的旅程,所作的親切準備。聖體聖事,可謂天主大事舖張豪宴的聖事。在此聖事中,天主竟把祂本身和聖寵一起賜予世人:耶穌基督,連同祂的肉體、靈魂、聖血和天主性,不僅在舉行彌撒之時,而且一直真實臨在於聖體聖事中。

 

我常想到司鐸們負有為天下基督徒,常保天主聖事渠道暢通的職責。天主聖寵降來幫助每一個靈魂,因為人人都有其特殊而個別的需要。靈魂不能成批地處理。要幫助靈魂而不分個人特殊的需要,是對人類尊嚴的褻辱,是對天主兒女的尊嚴的褻辱,是不對的。司鐸必須謙謙虛虛地為每個人的個別需要服務,意識到自己不過只是工具,是基督聖愛的運載工具而已。每一靈魂,無不都是一座珍奇的寶庫。每一個人,無不都是獨一無二,不可取代的。每一個人,無不都是價值基督的滿腔熱血。

 

我們已經談過奮鬥的必要性。但是要戰鬥,必須要有訓練;要有適宜的糧草;在患病受傷時,要有應急的醫藥衛生。聖事便是教會提供的應急的醫藥衛生,而並不是奢侈品。如果你自動放棄聖事,你便不可能在征途上前進,不可能跟隨耶穌基督。我們需要聖事,一如需要呼吸的空氣,循環的血液,以及賴以識別吾主每時每刻對我們有何要求的光明。

 

基督徒的靈修需要力量,而這力量是可以從造物主得來的。我們是黑暗,而祂是光明燦爛。我們是病夫,而祂是健康強壯。我們是渺小,而祂是無限豐裕。我們是軟弱,而祂支持我們,「因為,天主啊,您永遠是我們的力量!」

(18)世上任何事物,都無法遏止基督,為我們迫不及待地傾流救贖的聖血。但是,人的局限性能蒙蔽人的眼睛,使人看不到天主的偉大。因此,一切信徒,尤其那些在精神上對天主子民身負指導、服務之職的人,有責任絕不堵塞聖寵的源流,有責任絕不以基督的十字架為羞恥。

 

牧人的職責

 

在基督的教會內,人人都有責任堅持不懈地保持對基督教導的忠誠,無一人例外。信德教理與倫理訓導,組成為教會信德的寶庫及公有的遺產。如果牧人本身不努力維持敏感的良知,不堅守對信德教理與倫理訓導的忠誠,那末厄則克耳先知的預言便會迴響:「人子預言,針對以色列的牧人們預言,告訴他們,連牧人們都在內,於是上主天主說:瞧!以色列的牧人們,你們一貫養尊處優!難道牧人不應當餵飽群羊嗎?你們吃羊的脂膏,穿羊的皮毛,卻不去扶助軟弱的,不去治療患病的,不去包扎瘸腿的,不去領回迷途的,不去尋找走失的,而以暴力蠻橫地統治他們。」(19)

 

這譴責相當強烈。但是當身負引導大眾進行靈修之戰的人,反去糟蹋靈魂時,他們對天主的冒犯,則要遠甚於此。他們剝奪人們聖洗再生的靈泉、堅振強化的聖油、告解赦罪的法庭,以及聖體永生的神糧。

 

甚麼時候會發生凡此種種的事呢?無一不是放棄和平之戰的後果。誰若不堅持戰鬥,便會把自己暴露在形形色色的鐐銬人心的奴役之下,若不失足於彼,必會喪生於此。例如:純人性觀點八奴役,癡心追逐名、利、權及虛榮的奴役,縱情恣慾的奴役,等等………. 。

 

        如果天主允許你經受這種考驗,如果你碰到不稱職的牧人,切莫喪失信心。基督曾許下教會不能犯錯,許下教會常有祂的保佑。但是祂從未保證過組成教會的人們永不變節。但他們不會缺乏聖寵,只要他們善守天主要求的小小本份,只要他們依靠天主聖寵助佑,努力排除成聖途中的障礙,必會有豐霈大量的聖寵。假若不作這樣的奮鬥,儘管他們貌似高超,出人頭地,在天主眼中或許只是侏儒而已。「我知道你們的所作所為。你們虛有活者之名,實則只是行屍走肉。驚醒吧!去加強堅固你們所剩的羊群吧!他們幾乎要死了。因為我看到你們的工作,在天主眼中不合規格。如今,牢記你們所受到和聽到的一切,善加保守,痛悔改過吧!」

 

        這段訓誨,引自聖若望在第一世紀,向撒地斯城教會負責人所寫的書信。可見牧人缺乏責任感,並不是現代獨有的現象,甚至在使徒時期,在主耶穌基督生活在世的同一世紀,竟已發生。很明顯,誰若停止自我鬥爭,便沒有安全。無人能靠自己的力量救自己的靈魂。教會內的每一人,無不需要加強堅固自己的措施。謙遜──使我們虛心受教,接受幫助;刻苦──使我們錘鍊心靈,好讓基督君臨統治;學習純正的教義──使我們的信德得以保全而廣揚。

 

今如往昔

 

        在聖枝主日禮儀中有這樣一段聖詠:「城門,請高舉你們的門楣,古老的門戶,請高抬門扉,因為光榮的君王要進入城內。」(21)誰若把自己禁錮於自私的城堡,便永遠不會下來奔赴戰場。但他若高吊城門,歡迎和平君王進入城堡,便能同君王一齊出征,大戰模糊視線,痳痺良知的禍殃。「古老的門戶,請高抬門扉。」基督教義要求我們戰鬥,並不是件新奇的事,而是一貫如此。若不戰鬥,無從取勝,若不取勝,無由(?)和平。沒有和平,人的福樂等於幻影,一無收獲;既不能造福人群,樂善好施,申張正義,也不能寬大為懷,慕慈悲惻隱,侍奉天主。

 

        今天,教會內內外外,上上下下,許多人似乎已放棄克服自我缺陷的戰鬥,棄甲曳兵,玷污靈魂,甘當奴隸。因此,我們必須投奔天主聖三,苦求天主可憐我們大家。談到高個主題,我躊躇不敢涉及天主的公義,寧願呼求天主的仁慈和慈悲,請祂避而忽視我們的罪惡,但看基督及其聖母──我等慈母──的功勞,祂的養父──我等聖祖──大聖若瑟的功勞,以及眾聖人聖女的功勞。

 

基督信徒可以確信:只要他們敢於戰鬥,天主必會用右手扶持他們衝鋒陷陣,正如我們在今日彌撒中讀到的。騎著一頭可憐的驢駒,進入耶路撒冷的和平君王耶穌說道:「天國屬於暴力。唯暴力者得以狂飉強取之。」(22)這暴力不是針對他人的。這是唯獨戰勝我們本身缺點軟弱的暴力;這是唯獨反對我們本身文過飾非的剛強;這是唯獨激勵我們在困境逆流中堅持信德的勇毅。

 

今如往昔,基督信徒應以英雄氣慨自持。在大戰鬥中,若屬必要,則有不畏赴湯蹈火的英雄氣慨。但通常情況下,在日常生活的小磨擦中,則持之以恆,時刻發揚英雄氣慨。當你們在看來不足稱道的小事情上,滿腔熱愛地堅持連續作戰,上主必會像善牧那樣,時時在你們身旁:「我親自牧放我的羊群,親自帶它們到休憩之處──上主雅威說道。我將尋找那走失的,領回那迷路的,包扎那受傷的,堅固那軟弱的………它們在自己的牧草地,將會享有安全。當我砸碎他們的加枷鎖,解放他們的囚禁,人們會明白:我便是雅威。」(23)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文章
Please reload

©李斌生主教個人網站|www.bishopsl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