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死亡是基督徒的生命

March 31, 2018

 

一九六零年四月十五日苦難節講道

 

在這個基督信徒傳統稱為聖週的一星期內,我們再次有機會默想並重溫,耶穌在世生命的最後時刻。這幾天特有的善功敬禮,無不引人嚮往趨向復活。如聖保祿所說:復活乃是我們信仰的基礎。然而,我們不應倉促急進,以免錯過一件極易忽略的直截了當的事實,即:我們不可能分享吾主的復活,除非先同祂的苦難與死亡結成一體。我們若要在聖週結束時,伴隨光榮的基督,就必須在祂死於加爾瓦略時,同祂結合,參與祂的全燔祭。

基督慷慨就義的自我祭獻,是對罪惡的挑戰。儘管罪惡的存在不容否認,我們仍不免難以接受這一現實。罪是邪惡的奧蹟(mysterium iniquitatis),是受造物荒誕難喻的邪惡:受造物驕傲自大,竟起來反對天主。這故事同人類歷史一樣古舊,始於元祖的墜落,接踵而來的是無休止地腐化墮落,充斥人類的生活,直到今天。最後,還有我們個人的背叛忤逆。要認識罪可惡到什麼程度,信德的真諦是什麼,似乎並不容易。但我們不應忘記:即使在人的情況下,冒犯他人的嚴重性,往往取決於被冒犯的人有著怎樣的重要性,即他有著什麼社會地位與身份。然則,在人冒犯得罪天主的情況下,則是受造的人違抗僭犯造人的天主。

然而,「天主是愛。」罪惡所造成的惡意的深塹,已被天主無限之愛的橋樑溝通。天主沒有拋棄人類。祂的計劃預見到:舊約律法的祭祀,不足以彌補我們的罪,不足以重圓破鏡。必須有一位身為真天主的真人,挺身而出,甘作自我犧牲,加以挽救彌合。為了幫助我們多少窺測一下這一深不可測的奧蹟,不妨設想:天主聖三在無限相愛的交往中共同商議,結果在永恆中決定:由天主聖父的獨生子,俯取我們的人性,肩負我們罪惡憂患的重擔,而最後被釘死於刑架之上。

基督的整個一生,從誕生於白冷郡起,充滿了熾烈的激情,志在實現天主聖父救世的聖旨。在三年傳教生活中,祂的門徒同祂朝夕相處,經常聽到祂說,祂的食糧,便是執行派遣祂的那位的旨意。事實的確如此,貫澈始終,直到第一個苦難節下午,祂的血祭大功告成之時,「祂俯下頭,交出了靈魂。」使徒聖若望便是這樣描述基督的死亡的。耶穌在人類全部罪惡的重壓下,被我們罪孽的暴力與邪惡壓得粉身碎骨,死於十字架上。

讓我們緬懷追念吾主,祂為了愛我們,竟至於從頭到腳,遍體鱗傷,體無完膚。借用一句古代作者的話,雖不能表達全部現實,但比較接近真情,我們可以這樣說:「基督的軀體是一幅疼痛的肖像。」只見基督傷痕斑斑,肢體破碎,只剩一具毫無生氣的屍體,從十字架上卸下,交給了祂的母親。眼看基督被摧殘到這般地步,我們或許會以為祂是澈底慘敗了。那些曾追隨祂的人群在哪裡呢?祂曾宣佈過將來會來臨的王國呢?然而,這便是勝利,絕不是失敗。我們從未如此接近復活;我們即將目睹祂以服從贏得的凱旋。

 

深入體會基督的死亡的意義

 

上面這段離題的話,它的唯一宗旨,是要強調一個中心真理,即請君牢記:基督徒的生活,唯有在天主內方有意義。人生於世,不是僅僅為了建設一座地上樂園。我們生在世上,是為了更高超的目標:即進入同天主本身的共融。耶穌並未許給我們過一個逍遙安逸的生活,或塵世間的豐功偉業,祂所許給我們的,是在我們人生征途結束時,等候著我們的天主聖父的家宅。

苦難節禮儀有一曲美妙的頌歌:忠實的十字架(Crux fidelis)。它邀請我們歌頌慶祝吾主光榮的鬥爭,十字架的勝利,基督光輝的凱旋。宇宙的救贖主犧牲了,凱旋了。萬物之主天主,並沒有用武力,或其門徒們現世的權力,卻唯獨以其無限聖愛的卓絕崇高,來顯示祂的臨在。

上主沒有摧毀人的自由。而賦予我們自由的,恰恰正是天主。因此,祂絕不強求我們服從。祂要我們從心靈深處,作出自己的決定。祂要基督徒度這樣的生活:儘管我們的軟弱、過失和失敗,同我們接觸的人,會從我們行為中,覺察到加爾瓦略山巔聖愛奇劇的迴響。我們所有的一切都來自天主。祂要我們成為調味的鹽,成為帶給世人福音的光,讓世人都知道天主是一位無限慈愛的父親。基督徒是世界之鹽,世界之光,並不是因為他征服凱旋,而是因為他為天主的聖愛作見證。他若不能調味,便不成其為鹽。他若看不到自己生活的目的,不能以言行為耶穌作見證,便不成其為光。

力求更好地體會基督死亡的意義,大有裨益。我們必須超越外在的表面形象和陳腔濫調,必需真真實實地設身處地於這幾天來所重溫的一幕幕情景中:耶穌的苦難,聖母的酸淚,門徒們的逃之夭夭,聖婦們的勇敢,若瑟與尼苛德摩敢於向比拉多索取吾主遺體的膽量。

首先,讓我們靠近瀕臨死亡的耶穌,靠近祂的矗立於髑髏山巔的十字架側影。但我們必須滿腔摯誠,全神貫注地走近祂,這才是基督徒成熟的標誌。耶穌苦難中的天人血淚史,會刺穿我們的心靈,天主向我們所說的聖言,會揭露我們心底的隱秘,啟示祂對我們生活的期望。

多年前,我看到一幅繪畫,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圖上畫著基督的十字架,旁邊有三位天使:一位在哀傷欲絕地痛哭著,另一位手持長釘,似乎力圖使自己相信,竟然果真有其事;第三位則沉浸在祈禱中。這裡,我們有著一個人人可行的規劃:痛哭,堅信,祈禱。

面對十字架,我們應當為自己的罪過而痛心,為世人的罪過而疾首,正是因為我們所犯的罪惡,造成了耶穌的慘死。我們應當充滿信德,深入這超乎我們理解力的卓越真理,驚歎天主聖愛的偉大。我們應當祈禱,俾使基督的生活與死亡,能成為我們生活與自我獻身的典範與動力。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贏得征服者的稱號:因為復活的基督將在我們內征服,死亡將變成生命。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June 7, 2019

December 28, 2018

Please reload

文章
Please reload

©李斌生主教個人網站|www.bishopsl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