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入門 第四章:人類理智在神學中的角色 (4-7)

7. 哲學在神學歷史中的存在角色 

 

 

十分明顯的是,一開始新約中所包含的基督信息,並不是避免,而是尋求一個與希臘人哲學反思的相遇。基督徒反對異教的嚴厲聲明從來沒有包括哲學(有一些例外)。信徒中有些學者,在社會和文化前將自己表現視為「真正哲學」的追隨者。 

 

- 聖奧思定(Saint Augustine)是這種態度的堅定捍衛者,他以適當的謹慎去接受和實行。哲學本身並不引致對已揭示的真理作出鄙視。反之,這是能讓我們明白它的唯一可靠途徑。

 

* 無疑地,神學使用來自哲學的概念,但它已調整和完善了這些概念,來幫助我們更能明白已揭示的真理。

 

- 聖安瑟莫(Saint Anselm)得到了奧思定的寶庫,並提供了一個與理性和信仰之間更詳細的視野。對聖安瑟莫來說,理性不是信仰的競爭者(或反過來說):兩者都能在一個共同的語言內溝通。

 

- 對聖多瑪斯‧亞奎納(Saint Thomas Aquinas)來說,哲學和神學融合在基督教信仰中一個合理的建構和解釋。為他而言,屬於哲學的東西不可能與屬於信仰的東西相反。哲學不在神聖科學中發揮外在或邊緣性的角色,而是給神學賦予理性的模式。這種[理性的模式]允許神學有序地處理、解釋和表達啟示的內容。

 

* 似乎在中世紀結束時,Philosophia ancilla theologiae(哲學是神學的婢女)這個說法便出現了。這在整個思想史中以不同的方式被演繹出來。

 

* 考慮到這一點,此說法來自一些事情的視象,而這些視象的某方面被神學家認為是永久性的。這意味著天主奧秘的智慧高於人煩的智慧,但它同時表明哲學是神學工作不可或缺的。這工作需要整合神學和哲學,而且不能混淆兩者,或一方歸順於另一方。

 

- 與笛卡爾(Descartes)和康德(Kant),哲學成為一種自主的科學,並導致與神學有任何重要聯繫的消失。神聖科學需要將其結論交予哲學。隨著康德思想和理想主義的蔓延,兩個學科之間關係中的危機變得更為敏銳,這得到不少天主教神學家在19世紀的首十年間支持(沒有大的成果)。

 

- 在當代神學中,除了新正統主義神學家卡爾‧巴特(Karl Barth)所捍衛的兩個學科之間的辯證反對外,田立克(Paul Tillich,1886-1965)的思想在神學界廣泛傳布。他將他「相關的原理」中的基本思想,套入到神學與哲學之間的關係。根據田立克,神學和哲學必須同時被思考,因為兩者都有相同的對象(田立克指這對象是受造物)、兩者有相互依賴的關係。這對象由哲學以抽象的方式來考慮,並由神學以具體的方式來考慮。

 

- 神學和哲學之間的關係是卡爾‧拉內(Karl Rahner,1904-1984)思想中的核心問題,他以《聖經》註解學的循環性來解釋他的觀點。

 

* 在兩個科學之間(卡爾‧拉內說)存在著一種雙邊關係,即兩者之間互相作「僕人」的一種關係:哲學為神學服務,而神學則幫助和輔助哲學。拉內的宗旨是要捍衛神學的需要,並指望哲學的工作,因這是克服教條實證主義和聖經主義中危機的唯一方法。


- 卡斯珀樞機(W.Kasper)方法論的意圖指,對有關天主辯論,是以受造物形上學問題作前提。因此,只要神學是有關天主的話語,它就成為哲學的伙伴和保證人。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文章
Please reload

©李斌生主教個人網站|www.bishopsl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