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敬禮耶穌聖心


讓我們充分認識寓於﹁耶穌聖心﹂一詞內的全部寶藏吧。當我們說到某人的心時,不只是指他的情感,而是涉及他與人友愛交往中的整個人格。聖經為了幫助我們明瞭天主的事理,採用充滿人性意味的詞語﹁心﹂,來表示思言行動的總結與根源,表現與基礎。人的價值即其心的價值…。

心乃是喜樂之所由生:﹁讓我的心因你的救援而喜樂吧。﹂乃是痛悔之所由生:﹁我心猶如脂蠟,在我胸內熔化。﹂心乃是讚頌天主之所由生:﹁我心漾溢善思善情。﹂心乃是矢志從主之所由生:﹁主啊,我心已作好準備。﹂心乃是愛慕不懈之所由生:﹁我身入眠,我心常寤。﹂心也生疑懼惶恐:﹁你們心裡不要煩亂,你們要信賴我。﹂

心不僅有感覺,而且認識,瞭解。天主的法律,受之於心,銘刻於心。聖經也引證道:﹁口之所言,心之所發。﹂吾主訓斥經師道:﹁你們為何心生惡念﹖﹂祂又列舉人的罪過加以概括說:﹁惡念,兇殺,邪淫,姦淫,盜竊,妄證,譭謗和褻瀆,無不出於內心。﹂

聖經之謂心,並不指喜怒哀樂瞬息消逝的感情,而是指引導整個人的靈魂肉體,趨向其善的人格。正如耶穌所指出的:﹁你們的寶藏在哪裡,你們的心也在那裡。﹂

因此,當我們談到耶穌聖心時,我們強調天主聖愛的確鑿無疑,強調天主對我們忠貞負責的真理。當我們提倡敬禮耶穌聖心時,我們是在提倡徹底獻身於耶穌,整個獻身於耶穌︱我們的靈魂,我們的感覺和思想,我們的言語和行動,我們的喜樂。

這就是真正敬禮耶穌聖心的真諦;是認識天主,認識我們自己;是瞻仰耶穌,趨向耶穌,讓祂來鼓勵,教育和引導我們。使這敬禮流於淺薄的最大弊病,莫過於缺乏人情,莫過於無視這位降生成人的天主的存在。

身懸十字架上,心中漾溢著愛人之情的耶穌,是一篇語言無法表達的雄辯的證詞,指出人的崇高價值。人,人的幸福,人的生命,竟如此重要,甚至天主聖子不惜犧牲自己來救贖和濯淨他們,把他們復活起來。有一位默觀者對此而感慨地問道:﹁誰能不熱愛這顆重創之心呢﹖面對此心純愛,誰能不以愛還愛,以心體心呢﹖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我們豈有不以愛報愛之理﹖我們要擁抱這位遍體鱗傷的親人,祂的手足被褻瀆神明的惡人釘穿。我們要偎依在祂懷中,偎依在祂心頭,虔誠祈禱,使我們能無愧於同祂心心相印,也被長矛刺傷,因為我們的心還是硬如鐵石,拒不悔改。﹂

這些思想,柔情和談話,是熱愛耶穌的人靈從一開始便向祂奉獻了。但是,我們若要懂得這語言,懂得人心,懂得基督之心與天主聖愛,我們就必須有信德和謙德。我們需要有促使聖奧斯定寫出此語的信德與謙德:﹁主啊,你造我們是為了你,我們的心如不安息在你懷中︱便不會安寧。﹂

人若無謙德,便會恬然以天主自居,卻不按基督遵行的天主之道行事,不會說:﹁拿去吃,這就是我的身體。﹂驕傲者把天主的偉大,限於庸人的框框裡。於是乎理性,冷酷盲目的理性,在人妄想把一切事物納入其個人狹隘經驗範疇內的企圖中,蛻變為非理性;變得截然不同於有信德者的思想,甚至不同於頭腦清醒,通情達理者的思想。超人的真理因此衰竭,人心被一層硬殼禁錮,變得麻木不仁,失去響應聖神感召的能力。若不是天主仁慈的神力,突破我們罪惡的壁壘,我們有限的理智真會喪失殆盡。﹁我要給你們一顆新的心,給你們注入一種新的精神;從你們的肉軀內,取出頑石之心,換以血肉之心。﹂唯有天主的幫助,才能使靈魂重見光明,一聽到聖經的許諾便充滿喜樂。

﹁我知道我為你們訂的計劃,是和平的計劃,不是衝突的計劃。﹂這是天主藉先知耶肋米亞所作的許諾。禮儀把這話配合到耶穌身上,因為在祂身上,我們清楚看到,天主確實是這樣愛我們的。祂並不是來判決我們,並不是來控訴我們的卑鄙惡劣。祂是來拯救我們,寬赦我們,給我們以和平與喜樂。如果我們真能意識到天主恩待祂兒女的盛情,我們的心必會幡然改變。我們看到:一片嶄新的天地,在我們前方展開,縱橫深遠,光華燦爛。

最新文章
文章

©李斌生主教個人網站|www.bishopslee.com